六月初的時後某人突然的開始了兩個月不理我行程,

我也乖巧扮演空氣但悲傷總是讓我的時間定格,

於是連手帳都終止了。

 

然後是那個少年要走。

於是在全世界都想我會崩潰的時候,

又是他向我伸出正確的手。

 

然後就是自作孽我說,

怎麼總是這麼不可收拾,

我說我們的不好總是太久歡樂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快。

 

但其實這篇我們不是要談論這蕊高嶺之花,

只是我的世界現在只有她。

 

好的那麼,

「你相信幸福嗎?」

我不相信,因為這樣比較幸福。

 

對我改答案了,

因為你讓我相信我是沒有資格得到幸福的人那,

對。

而且我記得我不相信幸福的時候真的,

很幸福。

 

比如說,

去年暑假之類的。

「那時候真的很幸福很幸福很幸福…」

我記得我幾乎是氣虛的帶著哭腔這麼對同學形容。

 

也許你永遠也不會相信,

從我們第一次親吻開始到之後的每次,

我都他媽的幸福感動到想哭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茶裏 的頭像
張茶裏

羔薰病 :: By 茶裏王

張茶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