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我發現網誌打太多就會懶得寫手帳了 :P

四月至今好像才寫了兩天XD"

但是今天寫了就又懶得打了。

 

今天呢是雨女人生,

作為賴床的懲罰,總算起床的時候馬上下大雨=_=

然後因為錢包昨天遺落在310,

(奇怪最近怎麼一直丟三落四的昨天也沒帶手機又跑回家拿)

所以10:40到了只有翔翔哥的310拿了錢包,

就去拿信領書買午餐,

回到310。

 

便當剛碰到桌面電話就響了起來兒,

「喂?喂310?」

『…是張茶裏喔?』

「…徐成豪喔?」

『嗯』←虛弱,或剛睡醒之類的

「這時間打這電話…該不會是要請病假吧?!要翹班喔?」

『對啦對啦…幫我跟朱老師講。』

「幫你跟朱老師講?!你為什麼不自己跟他講Q口Q」

「反正你的聲音聽起來也真的滿病懨懨的…」

『…好啦好啦我自己去跟他講』

『64x來了嗎?』「還沒吧。」

『安德森勒?』「應該也還沒吧…」

『他坐你後面耶!』(你才坐我後面!)

「我只看到塞門、翔翔哥和高仕麒啊…」

『哦!阿翔有來喔!』「嗯而且還滿早的」

『那你跟他說我要請病假』「喔」

『然…後…。我跟他講好了叫他來聽電話』

「叫他…?喔。」

 

「學長徐成豪找你他說他要請病假要跟你交代遺言。」

 

然後看了兩本小說今天,

速度又起來了噢噢噢重回文學少女噗唧。

 

好吧就降,

我還是無法就是嗯怎麼說…

要是眼神對到的話可能會變成石頭吧!!!

 

於是,他說「噢唔沒關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茶裏 的頭像
張茶裏

羔薰病 :: By 茶裏王

張茶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