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遠的愛因斯坦。

如果我們知道我們在做什麼,那麼這就不叫科學研究了;」

「不是嗎?」他說。

 

事實再度證明這人真的不能在某天過太爽,

隔天真的會過得爛到爆。

 

不是我不喜歡你們,

只是我有更喜歡的人。

 

晚餐證實我是被放生團的被放生(淡笑

 

幹你娘。(欸

 

就這樣好了,

可以遷怒到徐白毫想必實在是相當激烈。

…。

 

雖然我很真心的討厭我的打掃工作,

但是跟午晚餐比起來一點都不算什麼,

我想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茶裏 的頭像
張茶裏

羔薰病 :: By 茶裏王

張茶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